首页> 戏剧歌舞> 正文

生活到处是舞蹈

来源:惠桐资讯网
  
生活到处是,每一丝情感都可成为触动,每一个动作都包含舞蹈节奏。本月初我看了两个新创舞蹈作品:陈君明的《故事的延续》,及叶奕蕾和史晶歆的《阿嬷和阿娘》,便感受了创作者对生活的真实体会。

  《故事的延续》是陈君明前作《故事的开始》的延续,借舞蹈表达他与妻子的恋爱感觉,和个人的心境变化。

  陈君明近来的舞蹈似乎开始扬弃复杂形式,逐步走向更简朴,在平淡中酝酿情感。在新作中他选择了近乎空荡荡的舞台,用多段,贯穿爱情婚姻的主题。

  舞蹈由男女的不舍动作开始;然后到男女各自的段落,以愈形激烈的跳跃流动表现情侣间的孤独与痛苦;再转而为流动更频密,场面更大的群舞,表达男女再次相处后面对的欢笑、争吵、喜悦、哭泣等诸多生活情感,把舞蹈推向高潮;最后景象复回最初,男女又一起坐在草坪上,静看风景变化,安宁平和如轻风拂树,如人生泛舟。

  通过一连串舞蹈场面,陈君明带领观众进入夫妻感情关系变化的过程,叙事结构清楚,强调了主题。但纵观整个作品,大部分动作以双人舞为主,离不开托举、推拉和拥抱等老套动作,使舞蹈少了深层内化的转变。数段舞蹈看下来,像是动作上的重复演练。加上舞台变化不大,只有两盏吊灯一再地落下又升起;由Artsylum弦乐四重奏提供的现场伴乐,曲调偏向抒情,令人在这沉缓的舞蹈氛围中,颇有耐不下去的感觉。

  至于舞者的表现,几名受邀外国舞者如乔安娜(Joana Melchior)、金炯南和余何希等,水平都相当不错,但表现最出色的仍是编舞者陈君明,他把自身感情注入四肢,表演投入,使人不由地被触动。

更像实验戏剧作品

  叶奕蕾和史晶歆联合呈献的《阿嬷和阿娘》,题材同样来自生活,描述各自对奶奶的印象和记忆,进而审视新加坡和上海这两个文明城市的演变。

曾为化生艺术团舞者的叶奕蕾,其舞蹈向来不拘泥于技巧性动作,不时出现极为简单的生活动作。目前在纽约大学向著名戏剧学家理查·谢克纳学习表演理论的史晶歆,也是注重表演概念的舞者。因此两人合作的舞蹈作品《阿嬷和阿娘》,除了以肢体语言进行表述,还融合了声音、影像、道具、舞台空间等表演元素。

  这在史晶歆的两个剧本《活着就好》和《团圆》中尤其明显。这两个作品中,舞者的动作几乎回归“原型”:或伫立眺望远方,或静坐吃饭;或匆忙擦肩而过,或拿着衣服怦然心动。与其说是舞蹈,不如说更接近实验戏剧。可惜的是,戏剧并非两人强项。她们在演出里固然扩展了舞蹈动作的定义,但她们的演出也少了细致触人的舞蹈动作,构不成戏剧性张力。

  反观叶奕蕾两个剧本《一锅汤》和《多么美好的早晨》,舞蹈性强,概念也较简单,呈现方面更具饱满能量。尤其是前者,叶奕蕾以奶奶踮脚动作为主,仅以节奏和力度的变化组合,就慢慢产生了舞蹈韵律,让人感受奶奶的强悍生命力。

  叶奕蕾和陈君明都是本地耕耘多年的舞者,这次发表的作品中,表现可圈可点,有了更多自己的创见。我期待他们能更活跃些,发表更多新作,为本地舞坛迸发更多活力。


亚洲成av人影院 www.hnfkys.com
惠桐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