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戏剧歌舞> 正文

人如丹桂艺如星——2015年全国劳模、梅花奖演员梁桂星印象

来源:惠桐资讯网
  

7月1日晚,由吕梁市青年晋剧院出品的移植剧目《廉吏于成龙》在太原南宫剧场上演,梅花奖演员梁桂星饰演的“刑氏”一亮相,就博得满堂彩,这位庄户人家走出来的戏剧演员尽管如今已经荣誉等身,但是“戏比天大”的梨园道理从来没有忘记过……

梁桂星远远地走过来,仿佛带来盛夏里的凉风,身材适中,漂亮成熟,一股爽利利、脆生生的劲儿,一看就是那种极具观众缘的演员。

凡是看过梁桂星戏的人,无论男女老少,几乎都不由自主地喜欢上她。很多人说,梁桂星的戏是从心底唱出的温情与感动,是实实在在、表里如一心系观众的深厚情感。这与梁桂星的经历不无关系,梁桂星出身于吕梁山区一个贫困人家,受父辈的影响,从小热爱戏曲,15岁考入吕梁地区艺术学校,主攻旦角,兼及青衣。毕业后进入吕梁市晋剧院。

2002年,梁桂星参加山西电视台《走进大戏台》专业组擂台赛。她根据自己的音质和音色条件,在晋剧原有旦角唱腔技法的基础上,吸收了民歌的唱法和韵律,声情并茂、以情动人,登上了“总擂主”的宝座。

2006年,吕梁市青年晋剧院创作编导的大型现代剧《红兜肚》进京演出。梁桂星终凭精湛演技,蟾宫折桂,获取了中国戏剧表演的最高奖—梅花奖。

“梁桂星的演唱悠扬婉转,清爽柔美,既有青衣腔的舒展大方、沉稳持重,又有小旦腔的轻盈活泼、脆气甜美,极具美感和感染力。”戏剧家曲润海说。

“梅花香自苦寒来。”丈夫王承评告诉记者。“为了练好水袖功,梁桂星胳膊肿得握不住筷子;为了练好梢子功,她多次口吐酸水倒在排练场。”

“我一直相信演员是被选择的,有的演员属于天资,天生在人群中就很醒目,走到哪里都散发光芒,对此我很向往,但不会抱非分之想,勤奋才是我的出路。”梁桂星说。

庄户人家的贴心演员

兴县李家湾、汾阳贾家庄、孝义樊家庄、河曲樊家沟、岚县侯家岩、五台柏兰村、榆林、安康、包头、丰镇……走乡村,住窝铺;进山区,访农家,足迹遍及晋、陕、蒙三省区100多个县市(村庄)。据不完全统计,吕梁青年晋剧院每年有270多天坚持下乡演出,年演出场次达300余场,而已经“家喻户晓”的梁桂星从不缺场。

“很多时候,不是我先打动他们,而是他们先感动了我。”梁桂星回忆说。为听她唱戏,爱抽烟的农民从不在她面前抽烟,怕“熏坏”她的好嗓子,得知她生病,村里的老乡们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许多群众是冲着她的名气来的,她不出场,观众就不满意。有一年在五寨县演出,梁桂星肚子疼痛难忍。下午场演完,她就输上了液,医生开的两瓶药,第一瓶还没输完,晚场开戏了,听说不少观众是从很远的乡下赶过来,一清早就在排队等待。梁桂星拔出针头,又上场了。第二天赶到下一个台口,她又接着唱,这样一拖半个月,耽误了治疗,急性肠炎转成了慢性阑尾炎。

“面对农民群众对文化、对戏曲艺术的渴望,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只要锣鼓声一响,满身的疲惫就会一扫而光。”梁桂星说。

2004年山西省特级劳动模范、2008年山西省十大杰出女职工、2013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5年全国劳动模范……项项殊荣、顶顶桂冠鉴证了梁桂星31年的戏曲人生。

以老带新的艺术传承

“一颗学艺心、一身练功服、一个笔记本”,这就是梁桂星给同事们最深的印象。她把《芦花》剧中闵德仁教子时说的“勤有功、戏无益”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她把精力和时间都奉献给了挚爱的戏剧事业。

俗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但梁桂星不这样认为,她手把手向年轻人传授自己的舞台经验,不遗余力地把自己所学交给年轻人。在她的提议下,剧团开展了“以老带新”,剧团领导和资深演员一带一培养年轻人;“以演代培”,把实际排练演出当作培养人才的过程;“以会代训”,利用总结会、讲评会、研讨会和剧组剧情、角色专题分析会,进行有针对性培训。春华秋实,一批中青年演员迅速成长起来,很多人成了团里的台柱子,剧团形成了以青年演员为主、行当齐全、角色整齐的演出阵容。

“舞台上,没有作品不行。”作为艺委会主任,梁桂星把剧目创作放在突出位置,下大力气去抓。几年来,吕梁市青年晋剧院创排了《红兜肚》、《杏花酒翁》、《甄如玉》三部大戏,移植了《青春跑道》、《廉吏于成龙》两部精品。改编排演了《打金枝》、《三娘教子》等几十出优秀传统戏,初步形成了新创剧目打局面、移植剧目闯市场、传统剧目练队伍的可喜局面。

生命存活于观众之中

6月7日晚8点,兴县乔家沟村一改往日的平静。吕梁市青年晋剧院移植剧目《廉吏于成龙》正在上演,台下观众叫好声不断。以往,像这样一台荣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剧目的大戏在农村原汁原味地演出是很难想象的。梁桂星带领本院研发小组,经过多年的探索,研创了“戏曲音乐数字化伴奏切割法”,才成功地解决了重点剧目、获奖剧目、大型剧目下乡演出难的问题。目前,此项科研成果已经广泛推广应用,并获得戏剧“文化奖·音乐创新改革特殊贡献奖”。

“台上只识戏,台下方知人。”2007年元旦期间,梁桂星获知方山县11岁女童刘雨雨身患白血病。刘雨雨一家身在农村,去哪里筹集这天文数字般的治疗费用呢?她当机立断,在吕梁城区领衔义演两场,收入全部捐献患儿。“没想到一位与我们素不相识的戏曲名家,在我们最危难的时刻伸出友谊之手,为我们雪中送炭!”刘雨雨家人泪流满面。

梁桂星以团为家。青年团组建初期,资金十分紧张,为了购置设备、解决演员工资,她将参加《走进大戏台》所获奖品房屋一套低价出售,解决剧团燃眉之急。她舍小家顾大家,全身心扑到心爱的戏剧事业上。她和丈夫常年下乡演出,儿子一生下来就送到父母身边。每次离开,儿子都抱着她的腿哭闹着不让走。她只能狠狠心推开儿子,头也不回地远去。姥姥十分疼爱她,姥姥去世的时候,由于有演出任务,她没能为姥姥守灵。说到这些,梁桂星潸然泪下……

长期的奔波劳累,长期的呕心沥血,梁桂星患了重病,手术后,她不听医生和家人的劝阻,又重新站在了舞台上……

心不离观众,身不离舞台。在梁桂星的心里,戏曲是她诠释生命意义的唯一方式,舞台是她和观众心灵交流的最佳载体。“演员的成就是人民给的,但演员的生命却存活于观众之中。有了观众如鱼得水,失去观众树断根亡。”梁桂星说。


线上客服系统多少钱 http://www.easyliao.com/
惠桐资讯网